问渠那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—记南京江水平装修队

  对的,你没有看错,我说的就是一个装修队,不是装修公司,你不要以为这是一个装修队,它其实是个比装修公司还强大的装修队,这个装修队的名字叫江水平,不是老板叫江水平,老板姓张,叫张学军,到现在我也没有搞清楚为什么起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名字,哈哈,“问渠那得清如许 为有源头活水来”这个题目不是给张老板的,是给活水“师傅”的,当然没有张老板就没有活水,没有活水就没有张老板,反正就跟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一样,绕不清楚。我没什么文采,写不出诗意的语言,就弄个题目意思下,以下纯大白话,都是我们和师傅的真实交往。

八年前准备装修的时候我找的是装修公司,我本来数学就差,给她报的糊里糊涂的,就更差了。翻脸是因为设计师偏要在我家造她的家,我胆小保守,能不砸墙不砸墙,怎么实用就怎么搞,那个设计师绕绕不服地告诉我流行是什么,美学是什么,偏要在我家客厅砸一段墙,再离原地15公分不到的地方砌墙,还要在我的餐厅里造个衣帽间,艾玛,这动作呼啦啦好几万下去了,一个贴墙的大橱完全可以解决的事情,她觉得我实在是老土,我觉得实在是没有必要,她不肯放弃自己的美学梦想,于是我放弃了请她来装修我的家,500元定金不要了,拉黑。

找江水平装修是在网上无意中搜索到的,吸引我的是先干活后付钱还有更重要的是这家的师傅的口碑特别好,就是没有设计师,我在网上看看搜搜脑子里想想,大概想要的雏形我想出来了,在淘宝上800块钱出了一张效果图,找到江水平,问师傅们能不能按照这样的图纸装修,说完全没问题,那就成!网上口碑比较好的师傅一个一个接着约起来,瓦工找张志刚师傅,木工找小赵师傅,油漆找吴刚师傅,不好的就是,这几个师傅抢手的要命,有时候中间接不上,就只能板等,小赵师傅我们停工等了大半个月,油漆吴刚师傅没有时间,他亲自来交代给了小陈师傅。

张志刚师傅是个不多话的人,静悄悄地,不吱声不吱气地蹲在那里干活,还没反应过来,活干完了,等到橱柜师傅来安装橱柜和淋浴房的时候,安装师傅叫起来了:“你家这瓷砖是哪里的师傅啊,从来没见过贴的这么好的,上下一崭齐,竟然一毫都不差!”

木工小赵师傅带着夫人一起来的,我想要的吊顶花式是网上看来的,他就跑建材市场去给我找,定做,电视机背景墙的木饰150块钱,吊顶上的木线条是他按照我要的样式,一点一点钉上去的,客厅的隔断屏风是师傅建议我从网上买的原木色,他觉得这种东西自己打性价比不高,这些纯想象的东西七拼八凑的在油漆师傅的打磨下,完美实现了我想要的样子。感觉江水平家的师傅都喜欢小动物,小赵师傅在收工的时候,用多下来的木工板,给小狗球球打造了一个豪华狗窝,一直用到现在,从狗娃球球用到了老年球球。

最可爱的是油漆小陈师傅,大概是骨子里对当老师的就有一种敬重和怜悯,“没事,这个油漆我包的,以后有问题找我,绝对帮你解决!”工地没法吃饭,门口当时也没几个饭店,就一个什么土菜馆,小陈忙不迭地抢着把钱付了,然后很潇洒地说:“你一个穷老师,一年苦哈哈地能拿几个钱,不要你请我!”搞得我常常哭笑不得。

8年前江水平装修的家

装修完了,连家具窗帘电器全部搞定,只花了装修公司报价的五分之三,我满意得不行,反正,八年过去了,打扫干净了还跟新的一样。这是我第一次找江水平家装修。

前年买下这个小院子,最大的缺点是离城区很远,最大的优点是价格合适并且极大地满足了我种菜种花的愿望。去年决定装修的时候,我压根就没有去想过别的,就江水平了,就那几个师傅了,因为房子很远,我想装修的时候我也难得去看,交给踏实的师傅最安心。

肖香姑娘是我费了老脖子劲找回来的,我丢了联系号码,上原来的网站竟然找不到了,问了吴刚师傅,才又联系上她。她是江水平的客服经理,跟她打交道特别舒服:“你家你想怎么装怎么装,我相信我家师傅都能做到,我家的合作商你想用就用,绝对不勉强,但是用了有问题,包我身上搞定!”香香是个万金油,哪儿都能涂,啥事都找她。

春天可以开工的时候,水电张培志师傅交底,张培志师傅问我:“装修图纸呢?”,“没有”,“你想装成什么样子?”,“我心里有点数,跟你比划比划,然后听听你的建议,要省钱还要耐用好看!”对,这次我连图纸都没出,哈哈!我问了下淘宝,说要三千块,三千块出个图纸的话,好像没那个必要,那只是我打的一个草稿而已,因为我觉得江水平家的师傅脑袋里自带图纸,他们大多是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师傅,手艺人,这年头啥没见过?我脑子里有大概的样子,然后跟他们再对接优化一下,指不定更好呢!张师傅笑:“好好好,我们来过一遍,新中式,对吧?我给你建议,你看可行?”好,屋子里面走一遍,下次来的时候,张师傅说:“张老师,我们上次说的这里的筒灯,我想了想,觉得这里的电线这样布比较好,这样你吊顶的时候可以省点钱,厨房还亮堂。”“开关放在这里不碍着门”“这个水阀,我给你装两个,分开来,这样比较方便用。”“水管的照片我刚才都发你了,你存起来,这样将来万一有维修的时候自己知道走向”……。装修进程中,三五不时的摇个电话:“张师傅,这里水龙头高度需要改一下!”“张师傅,那里线路需要改一下!”“好!你什么时候方便在,我过去!”来回一百多公里,张师傅来了两回改线路,遇到我这么不靠谱的,估计也是汗啊!最后快安装的时候,张师傅一个劲犯急:“你看,开始的时候没想好,要是想好的话,这个地上的槽子不用开,要省好多钱!”

主卧室的卫生间的装修方案,我跟老吴犯急,我想要个长的台面,他想要个浴缸,左交底右交底没有讨论出个合适的方案来,反正就是都不肯让步,张师傅带了两个师傅来,“诸葛”就出现了:“你看,我们换个思路,换个方向这样子放,台盆稍微短一点1米35,浴缸也好摆,只是马桶要移个位置,但是这个位置很不错,比较隐蔽,不在窗口,浴缸和台面两个都不影响,行不?”顿时就满意了,就这么着了。

瓦工张志刚师傅,七八年没见,膝盖好像有点问题,感觉苍老了许多,因为熟了,话也多了许多。他的口头禅是:“没关系,你说,你怎么说我怎么做!”但是往往是我还没想呢,哪里说得出来,于是就经常出现这样的对话:“张老师,这个踏步石怎么搞?”“你见过很多人家的,你看看怎么搞!”我发现在装修这个问题上,我很会踢球,而且踢得自在漂亮,于是张师傅满小区跑,拍了照片传我:“你看这个好看吗?我觉得这个颜色大气,耐脏,多少年以后还是这样,挺好!”“好,就这样!”“这个小路怎么铺?”“你觉得怎么好看?”“画个弧形行不行?”他在地上比划一下,描绘一下大概的样子:“青石,中间夹上鹅卵石,两边留下水的狭缝……”我说:“好,就这么办!”小院子搞出来,小区里的人家都来看,喜欢得不行。

麻烦的事情总是不经意间来的,跑到红太阳去买了石桌石凳和一个流水回来,送货上门,压根没有想到,石桌石凳那么重,到了门口,货车师傅说你没找吊车啊!没啊,那么一点点小的东西找吊车做甚?再说这荒郊野外方圆十公里哪儿会有这玩意儿,结果坏了,小小的石头,老重老重!三个家伙,每个都是几百斤!家里三个瓦工师傅,加上一个老吴,张师傅吆喝着自己的小伙伴们:“来,我们一起来卸下来!”烈日当空,汗流浃背,从车上一点一点挪下来,再从门口一点一点挪到院子里,两三个小时不停歇地挪,举步维艰这个词真的一点都不夸张。老吴一开始埋怨,张师傅就连忙打岔:“没关系没关系,我们几个人一起搞,肯定搞好了!”看着他抬东西的时候,腿不自觉的让一下,心里好生感动:“只有自家亲的兄弟姐妹,才会帮忙干这样的活!”瓦工活收工的那天,等我们的时间,师傅们把院子的土都翻过一遍了,说:“这个黏土,你们搞不动,我们翻下快得很!”我心里是不过意的不行,但是师傅们都很实诚,不知道如何表达,只能在心里记住师傅们的好了。

木工唐师傅是个话痨,比我还能韶:“我觉得你啊,这个顶分三块的话,不好看,每块都很小,不如把门口和餐厅上面拉平!”“那高度不够啊!”“买超薄的筒灯就行了,网上多,这个简单!”醍醐灌顶,哦了!“这个空调出风口比较低,建议你哦,弄个双眼皮吊顶,经济好看!”“这个衣帽间,我建议你里面不要打那么多门,第一个贵,不实惠,第二个关在里面开门也麻烦,不如直接在外面做一扇门,里面搞敞开式的,拿取东西方便!”

油漆吴师傅上场,那是期待了很久的。“我跟你讲哦,马上梅雨季节,咱们停工吧,不然家里要霉的,不得干!等过了七月,咱们再继续漆,腻子必须要干透了才行!”“这个楼梯脚底下啊,有点霉了,我给你全部铲掉,换防水的料……”我感觉这个装修根本不需要我操心,自然有专业的人操心,比我想的还多得多。小院实在太远,我们难得去,时间长了不去,吴师傅就开始找老吴:“老吴呢?这个周末啊来啊?”两个姓吴的,两个都爱喝酒的姓吴的,八年前就勾搭上了,这次又逮着机会了。两个酒鬼约着了机会喝酒,吴师傅在我家烧家乡菜请老吴喝酒,老吴带了老黄酒去找吴师傅喝,喝多了吴师傅把自己打的地铺给老吴,自己再找硬纸盒铺床,彻夜畅聊~~~,然后约了明年来一趟竹镇之旅,那是吴师傅的家乡……,酒鬼的世界,咱们不懂,但是我懂,江水平的师傅没把这里当工地,真把业主当家人。

8年后江水平装修的家

2020年,我没写年终总结,因为这一年不好过,但是必须要写这篇小文,因为在这里我收获到了2020年最大的善意和温度。

卧龙湖业主

写于2021年1月6日